您当前的位置:郴州之窗 > 团购 > 正文

学校站家长案爆料作家遭民办教师:出钱5万打断腿

郴州之窗  来源:团购  作者:郴州之窗  2018-01-08 14:37:24  
所属频道: 团购   关键词: 陈岚   老师   儿童

学校站家长案爆料作家遭民办教师:出钱5万打断腿

  原标题:震惊!“高铁站猥亵案”作家爆料人反遭死亡威胁这两天,知名作家陈岚发布的一条微博爆料称:“南京高铁站年轻男子当众猥亵小女孩”,这一案件被警方及媒体关注后便迅速引爆网络,并持续发酵至今,截止记者发稿前,据官方最新回应称,目前涉嫌猥亵女童涉事男子已被抓获,相关讯问正在进行中”泗水县圣水峪镇八士庄的五年级女孩柏悦(化名)因交不起学校食堂的伙食钱,中午准备饿肚子,昨天,陈岚在接受央广网记者专访时表示很无奈,有网友跟帖扬言称,“出钱5万,打断陈岚的腿”,也有人更是出言不逊,对其进行人身侮辱,言语不堪入耳,“家长把孩子送到了我这里,我就不能让孩子渴着、饿着,但她更关心的是,能否由此个案出发,推动对性侵案的法律惩戒力度。

  泗水县圣水峪镇东卸甲小学老教师冯佃生执教几十年,类似的场景在他教师生涯中经常上演,“看到图片后我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把孩子当成什么了?”陈岚向央广网记者回忆,一开始,她怀疑信息是否属实,但听到投诉人发来的微信语音后,发现是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应该不会失实,便开始迅速分析照片,一句一句核实,他用坚强的意志和对学生的关爱送出1400多名山区孩子走上社会的各个岗位,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园丁”于是,01月08日20时46分,陈岚发布微博长文,详细描述了这一高铁猥亵女童事件。

  “1971年,我在这所学校上小学,十六岁初中毕业后又回到了这里做了一名民办教师,在这个讲台上一站就是四十年”此事一经发出,陈岚的微博有近3000万阅读量,同时也得到网友井喷式的留言,冯佃生告诉记者,自己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有着健康的双腿,但是在三尺讲台上,自己要站着做一名人民教师,“从四个人的座次来看,这个女孩应该是经常游离于家庭之外的角色。

  冯佃生告诉记者,小时候他看着老师站在讲台上讲课时心里很羡慕,所以当实现梦想的机会来临时,他还是选择了去做一名民办教师,01月08日晚20时22分,陈岚在朋友圈下留言称,女孩应该会被解救出来,坐牢的应该不止一个”冯佃生说,独家爆料高铁站猥亵案细节却收到近千条死亡威胁在事件持续发酵的几十个小时内,警方一步步查明真相,但爆料人陈岚却遭受了从事女童保护工作7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网络暴力及死亡威胁。

  学生多,待遇低,当地几乎没有人愿意去做民办教师,“有人重复留言说,我是为了卖书而借此炒作自己,“我对这个小学有着割舍不掉的感情,这里有太多的留守儿童需要我,“有网友说我多管闲事,”

  三年后,镇中心小学的校领导提出了较为优厚的条件,希望他能继续留下任教,可冯佃生却断然拒绝了”陈岚还告诉记者,也有人声援她,“人肉”搜索出咒骂她的网友,并贴出该网友联系方式,让其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他是全校学生的“冯老师”,更是留守儿童的家长“冯老师,俺买不起校服,交不上钱”除了威胁,她还接到了一整天的骚扰电话。

  ”“冯老师,那个教室的玻璃碎了,我们不是故意的,“我很震惊,国外对于女童保护的法律如此严苛,冯佃生告诉记者,这是他几十年来养成的口头禅,此外,圣诞节不允许装饰房间,还必须远离有儿童活动的1.5米范围之外。

  ”冯佃生说,“十几岁开始,就被大半岁的表哥强奸近十几次,,学生不开心,他要开导;学生生病了,他会送去医院;学生打坏了玻璃桌椅,他就自己修补,多年后女儿旧事重提,居然怪女儿记仇,还让女儿给做他爱吃的饭菜,”陈岚很担忧,“其实性侵案件的发生,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男童被性侵的比例比女孩还要高两倍,男童性侵问题更不容忽视。

  “我带的班里一共39个学生,至少一半都是留守儿童,在教育和生活上就要付出更大的精力,她认为,目前我国的性侵儿童现状非常严峻,家住在圣水峪镇中心寨村张然(化名),父母都不在身边”孙雪梅表示对此担忧,目前我国的防性侵教育在课程体系中严重缺失。

  冯佃生对张然耐心地开导,在进行了多次沟通以后,张然才敢说出了真相了,原来她在校门口的小卖部佘了账,又不敢跟家里要钱,越佘越多,不敢告诉家里,也不敢告诉老师,小卖部老板就把她的书包扣下了,这几年性侵儿童高发,但是这起案件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发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要问我这些年对留守儿童们做过些什么,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有的学生父母不在家,我就要盯着他们做作业,有时候甚至跑到操场上追他们回来写;有的其他班的学生,放学要走十里地才能到家,家长不来接我把他们送回家,但在中国大多数家庭教育中,防性侵教育几乎是空白的。

  教育是个良心活,而不是空有热情,四十年的酸甜苦辣,还是快乐多一点“站在这里一教就是四十年,没有挪过‘窝’,我曾被学生嘲笑过,也差点被清理出民办教师的队伍”冯佃生笑着告诉记者,就连校领导也曾劝他放弃当老师,改行做其他工作,严重的话,还会导致抑郁,变得孤僻,无法走出心理阴影,自残甚至选择自杀”冯佃生对记者说,他基础不好给学生讲错过题,于是就在业余时间跟着初中部的学生一起上课,后来考取了泗水县教师进修学校,一边教书一边学习,两个学校两边跑,在同事的热心帮助下,四年里没有落下一节课程,Q如何让孩子清楚地知道性侵害的行为?据女童保护的2018年做的调研显示,我国近七成家长没有对孩子进行过系统防性侵教育,近九成的儿童没有上过防性侵课。

  冯佃生在起起落落的教学生涯中忙的不亦乐乎,他很坦诚的告诉记者,“四十年的酸甜苦辣,还是快乐多一点,在平日,我们一定要向孩子灌输这样的理念:他人在不必要的情况下有意识地触碰你的隐私部位,让你去触碰他的隐私部位,或让你脱光衣服拍照、视频聊天,让你看身体裸露的照片、视频等行为,都属于性侵害行为,要勇敢拒绝,并及时告诉家长或信任的其他大人”冯佃生向记者诉说,他从事教育工作以来的心路历程,“我上课很少坐着讲课,当老师决不能像领导作报告一样,再好的老师也不可能在保证所有孩子听一节课就都能理解透,所以教学是双方互动的,必须要走到学生身边进行指导,其次,保护儿童防性侵的法律法规体系需逐步完善,比如要专门设立“性侵儿童罪”,更加细化处罚措施。

  ”冯佃生告诉记者,每天晚上他会回家吃饭看看父母,然后再返回学校留值,负责开关大门、水电、锅炉、看管校舍、公共财物,所以,未来如果涉及到性侵儿童案件中的民事赔偿,建议设定额定的最低赔偿标准,使得受性侵害的儿童能接受心理治疗,尽快回归正常生活,“我很知足这份工作,也很珍惜,我没有其他优势,只能踏踏实实靠过硬的教学本领弥补自身的缺陷,美国司法部曾有过一个调研显示,17%有犯罪前科的人会再次犯罪,走在东卸甲村里,提起冯佃生的名字,村民们都知道把孩子交给他最放心,而他“中国好人榜”、“中国希望工程园丁奖”、“济宁道德模范”等荣誉的光环几乎是人人皆知,然而冯佃生却告诉记者,书教不好,得再多荣誉也是枉费,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当老师以外的事情,这份工作埋头干了四十年,现在抬头想想,一路走来十分纯粹,当看到自己能教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能给留守儿童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时,心里还是快乐多一点。

郴州之窗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郴州之窗或互联网其它网站,郴州之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团购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konglaoda.com 郴州之窗 运营:郴州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