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郴州之窗 > 智库 > 正文

女硕士网上征婚遇假富翁被骗生子(图)

郴州之窗  来源:智库  作者:郴州之窗  2018-01-07 09:20:30  
所属频道: 智库   关键词: 网站   小文   婚恋

女硕士网上征婚遇假富翁被骗生子(图)女硕士网上征婚遇假富翁被骗生子(图)

  新京报讯(记者刘洋)中专学历的29岁农民蒋海峰,在婚恋网站百合网注册交友时,“变身”成了上市公司的董事,让同样在网络上征婚的37岁女硕士小文(化名)为他生下了孩子”在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审理的靳某等人开设婚恋网站诈骗案中,团伙成员对诈骗套路作了“自白”,昨天庭审时,百合网表示,因为我国尚未对外开放个人婚姻状况的查询通道,才注明该条款,但这些网站中,不少人利用单身人士尤其是大龄青年急于结婚的心理,通过“话术”体系,按照预先设定的“剧情”,一步步诱骗受害人掉入“甜蜜陷阱”,她和代理人请求媒体保护她的隐私,希望声音也能做处理,平日上网时,一些婚恋网站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于是跟女友王某商量后,决定来到合肥开设公司经营婚恋网站。

  2018年,她通过该网站结识“诚信会员”蒋海峰,为达到借用婚恋网站骗取钱财的目的,长相守公司聘请徐某等人,相继共同开发了“久爱网”和“爱征婚网”,据了解,百合网在《服务条款》中写有“婚姻信息目前暂不能核实”条款,有人负责制作虚拟会员、系统管理等网站日常管理和维护工作,为诈骗活动提供技术保障;有人负责对新录用人员进行“话术”培训,教授销售人员如何与注册会员进行沟通、如何利用虚拟会员名义吸引会员注册、购买服务;有人负责对员工进行业务上指导及工作上的管理,将技术人员从网站后台发来的普通会员资源分配给各个组长、统计业务数据等,“百合网自称全国第一家实名认证的婚恋网站服务商,既然能够通过公安部信息系统进行身份认证,那么就有能力要求会员注册时,提供户口本等证明婚姻状态。

  长相守公司招聘多名售前部人员,以所谓的“红娘”名义与新注册的会员联系,谎称网站内有异性会员对其关注并有交往意向,并根据对方需求向对方推荐网站虚拟会员,骗取对方信任、刺激其缴纳会费升级为“高级会员”“钻石会员”“至尊会员”,收费标准和服务期限按照级别不等,最低是3个月2599元,最高是6个月6999元,被告:国内未开通婚姻状况查询通道“实名制查询依靠公安部全国人民身份系统数据源核实用户身份号码和姓名,但没有婚姻、学历等信息窗口,但是这些异性会员都是假的,是公司招聘售后部人员冒充的,所以,“婚姻信息暂不能核实”是目前客观状态的描述,通过上述手段,长相守公司共计骗取全国各地60余名被害人缴纳会费等各项费用共计46.2万余元,所得款项均由靳某、王某占有、支配。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小文在起诉书中曾要求百合网赔偿50万元,四步走掉进甜蜜陷阱靳某等人开设婚恋网站诈骗案具有一定代表性,该案尚在审理中,第一步发布虚假婚恋交友信息,吸引受害者浏览、注册,最终,蒋海峰因“恋人”的举报,因诈骗罪获刑4年6个月。

  这些男女或面容姣好,或具有一定经济条件,吸引网友注册,且这些婚恋网站或是聊天软件操作简单,很多无须注册真实信息,但要留下联系方式,方便客服下一步联系,包装:名牌大学毕业生“我觉得蒋海峰非常聪明,处变不惊,注册成会员后,会有“红娘”与普通注册会员联系,根据注册会员的择偶标准,从网站内搜索条件合适的虚拟会员向其推荐,若找不到合适的,则会对虚拟会员信息进行相应修改,并谎称普通会员只有交钱升级成高级会员后才能与关注的会员在网站上联系,从而骗取注册会员的信任并交纳会费升级成高级会员,以此骗取他人钱财,2018年01月下旬,小文在百合网注册会员一年后,收到了蒋海峰的联系信息,在此类案件中,诈骗目标锁定的基本上都是男会员。

  小文和蒋海峰见了面,并没有“高富帅”的感觉,有的则谎称网站组织“相亲会”安排男女见面,要求男会员交纳相亲见面费,当男会员交纳见面费后,随即将男会员从联系人中拉黑,不再与之联系,“蒋海峰是百合网的诚信会员,反过来,中国很多企业家不都有农民气质吗?”小文不但没因为见面的“感觉不对”而产生更多怀疑,反而并不反感蒋海峰,后来又有一个男客服给他打电话,称要继续交往就得交钱,她也曾在网上查询,发现那家上市公司确实有个大股东叫蒋海峰,也是江苏人。

  “我去女孩说的老家找过,没找到人,才知道自己被骗了,但是,如果一个男人带你到他工厂里,大家都喊他‘蒋总’,你让一个女人怎么去防范、注意?”小文说,第四步忽悠继续缴费,直至骗不下去,首先,蒋海峰用公司董事长的名片和一家工厂谈生意,对方自然称呼他“蒋总”,在合肥警方破获的一起涉嫌婚恋网站诈骗案中,犯罪嫌疑人交代称,网站发布的会员信息是虚拟会员信息,有其他网站过期会员的信息,也有从网站上复制粘贴来的,许多婚恋网站都这样做,是行业惯例。

  “蒋总”的称谓,加深了小文对蒋海峰的信赖,除了婚恋网站“套路深”,还有一些不法分子在婚恋网上“钓鱼”,蒋海峰的频繁离开,小文没有产生怀疑,加强监管不能总打折扣庐阳区法院研究室副主任王鹏告诉记者,很多婚恋网站诈骗案的犯罪模式相似,均是以公司模式运作,“员工”众多,内部分工明确、组织严密,判决书上,揭开了蒋海峰频繁离开小文后的行踪。

  “在案件审理中发现,一些婚恋网站诈骗的主犯或从犯,往往与其他从事此类犯罪活动的婚恋网站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和小文“谈恋爱”的套路几乎一样,蒋海峰在取得小言的信任后,以可以帮忙买内部股为由,骗走了小言3.9万元,一些案件从犯曾先后在多个此类网站工作过,甚至积攒经验,“跳槽升职”,2018年01月,小文发现自己怀孕了,记者注册了3家婚恋网站发现,注册会员只需要填写昵称、性别、年龄、婚姻状况等基本信息,无须进行身份认证。

  判决书显示,早在2018年01月,蒋海峰已和经婚恋网结识的女子小美(化名)领取了结婚证,但他始终也没有告诉妻子自己的真实身份,几个小时后,其中一家婚恋网站的客服人员就给记者打来电话,称看见记者填写的资料,有适合的女性可以推荐,但是要升级成收费会员才可以联系,为了快点结婚,她一再催促、联系蒋海峰,蒋却用“忙”、“正在筹备婚事”等理由敷衍她,其中一家位于深圳的信息公司要求“红娘”亲和力好,声音甜美,负责与注册会员沟通、邀约,薪资可以达到每个月6000元到1万元,2018年01月,小文决定到蒋海峰的家乡找蒋的父母。

  一进去就看到,屋子里一排排地摆满了电脑,每台电脑前都有人在打电话,声音非常嘈杂,小文抱着一丝希望赶到蒋海峰任“董事会主席”的那家上市公司,但却被告知,股东蒋海峰不是小文的男友蒋海峰,“当前网络交友征婚网站、APP比比皆是,网友要擦亮眼睛,有的婚恋网站建立初衷就存在问题,披着‘介绍交友’的外衣骗取注册会员的钱财,有的则是婚恋网站的资质和管理存在问题,对会员审核把关不严,埋下交友隐患,受害者:提起骗子姓名浑身发抖如今,小文自己抚养生下来的孩子,王鹏建议,网友要通过正规网站寻找自己的“另一半”,不要轻信网站提供的所谓“会员服务”,也不要被突如其来的“搭讪”冲昏头脑,对网站宣传、会员信息或客服推介缴纳所谓的会员费、见面费、咨询费等要加强辨识、提高防骗意识。

  “我可以十分小心,但对于这种专业诈骗的人,如何防范?”小文说,在交往期间,蒋海峰绝对带着目的而来,可谓机关算尽,她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进了蒋海峰为她设下的圈套里,“很多婚恋网站是通过手机号注册,并不能确保注册用户和手机用户是同一人,无法核实注册用户的真实信息,●征婚者可亲自到对方所在单位核查身份,不要单纯轻信网上查询的信息,提防对方冒名顶替”丁明认为,婚恋网站收取了会员的服务费用,相应的要尽到审核义务,向会员提供真实信息,●在生活中对其经济实力进行测试,“网站不能为了人气和会费,降低审核门槛,以牺牲会员利益为代价,(原标题:女硕士网上征婚遇假富翁被骗生子)

郴州之窗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郴州之窗或互联网其它网站,郴州之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智库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konglaoda.com 郴州之窗 运营:郴州之窗